chenyi454856315

Kreuz:

11年8月发在blogbus的文章,被后台禁了,所以这边发一个备份。


《与「夜想」杂志主编今野裕一先生的一次谈话》

 

2011年8月4日,一个闷热而时有暴雨的下午。在我的大学院导师奥村先生的撮合下,我跟一位研究亚文化的台湾同学有了一次与《夜想》主编今野裕一先生面对面深谈的机会。

最初我会知道《夜想》这本杂志,是因为浏览“创作人形”(注1)作家Naruto先生(注2)的网站时看到了有关刊载她作品的书籍介绍。正好是《夜想》那期耽美专辑。于是从amazon上购买了耽美和吸血鬼这两本专辑。翻看后才意外地发现这是一本非常专业及深入分析日本艺术亚文化的杂志。主要以近现代艺术为基础,结合日本自古以来的一些文化特征以及战后所受到的欧美影响,对日本现如今的艺术意识形态进行了深刻的剖析。据说这本书在艺术类院校的学生中很受好评。

日本自古就有很多种人形,最常见的有雛人形,和纸人形,机关人形,操线人形等等。自从六七十年代,日本受到汉斯 贝尔玛(Hans Bellmer)的影响开始形成球形关节人形的风潮,涌现了一大批创作人形的作家。如现如今在东京原宿站附近开办[エコール・ド・シモン]人形教室的四谷シモン先生,在东京自由之丘开设人形教室[ドールスペース・ピグマリオン]的吉田良先生,天野可淡先生等。那之后,受这些大师影响及培养,才造就了现在日本的创作人形市场及文化氛围。国内很多人可能以为volks才是球形关节人形的起点,其实那是错误的。在99年volks出产第一个SD之前的二三十年间,日本的艺术品圈内已经涌现出大量球形关节人形的人形师及作品。80年代后期,特雷维尔出版社(トレヴィル)出版的吉田良先生摄影的天野可淡先生的人形画集造成了轰动,这也给日本的球形关节人形文化带来了更多生机,从此球形关节创作人形更是在艺术文化圈中站稳了脚跟。

我们跟随奥村老师来到日本人形非常有名的浅草桥车站附近,走进一条巷子不多远就见到了一个三米宽左右的落地玻璃窗,中间正展示着三体球形关节人形,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清水真理先生的作品,顿时一阵兴奋。然后我们直接上了二楼,有三间房间,左边两间正在做活动,一间是清水真理先生[NIRVANA~涅槃~]人形作品展,一间是舘野桂子先生的[隠世の匣]人形作品展。我跟奥村老师及台湾同学先仔细看了一遍展览,然后今野先生邀请我们到右边的咖啡厅小坐。

在奥村先生的介绍下,我们稍微寒暄了一阵子,今野先生介绍到,这家咖啡厅叫做Costad'Eva,意思是夏娃的肋骨。一般大家都知道圣经中记载人类是由亚当的肋骨产生的,但是他更希望站在女性角度上看待艺术,所以取名为夏娃的肋骨。虽然他并不是刻意主张女权主义,只是从女性角度上能够更多地发掘艺术的崭新一面。

奥村先生带去了一本他近期设计制作的写真集,今野先生赞不绝口,两人回忆起90年代中期,日本泡沫经济时,挥金如土进行艺术创作的年代,各种感叹。500万日元的项目,随便写张计划书就大刀阔斧地去干了,现在看来绝对是不可能的。今野先生还不断夸奖奥村先生是日本平面设计第一人,我们对奥村先生的敬仰又升华了一个台阶。

因为是陪伴台湾同学去的,所以大家先讨论了一下亚文化的内容,如萝莉塔和哥特式的对立和融合等。之后我们谈起《夜想》这本杂志。去年12月,今野先生出了一本《夜想-贝尔玛-对日本球形关节人形的影响专辑》,今年2月时,也开了一个月的《贝尔玛和日本的球形关节人形》展,难得地展出了吉田良先生今年的作品。其实1月份我就听吉田良先生说起过,当时正好2月回国,所以没能赶上展览,非常遗憾。今野先生说开展时,他和吉田先生聊起贝尔玛,吉田先生很直白地吐槽了一句“虽然都说日本的创作人形是受贝尔玛影响,但却无一人得其精髓。”今野先生表示很赞同,反观贝尔玛的作品,大多是肢体叠加的表现,并不会以唯美为目标。他给我们翻看了一些照片,的确如他所言,贝尔玛的本意似乎是通过球体来表达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而并不是为了制作人形。

今野先生此刻感叹了一句,很多创作人形作家其实已经朝着商业化的目的而进行创作,以美型为第一标准,只关心销售量的问题,只要好卖,什么都做。我感悟地回道,难怪店里卖的那些脸如此相似。他补充道:“当然并不是说商业化不好,但是那样的作品缺少了灵魂,并不是为了创作艺术而创作的,相比之下,那些为了表达内心感情的作品更为有意义一些。而作为艺术圈子的人,当然更希望看到更多有灵魂的作品。”

我们说起清水真理先生的作品时,因为这次展览很多内容都是断肢内脏等,当然做得非常美型,各种部位与自然元素融合,也非常有美感,很明显是有更深刻含义的。此时今野先生轻声透露,其实现如今做人形的作家女性居多,她们曾经受到过暴力对待,对于人生有不同的感悟,她们也许不会写不会画,只能靠制作人形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触。

当话题转到培养创作人形的人形师时,今野先生说起一件逸事,当初恋月姬先生还未出名,他全力支持恋月姬先生进行创作,当时杂志原本是使用四谷シモン先生的作品做封面的,后来改成了恋月姬先生的作品,四谷先生曾经打电话来半开玩笑似的问罪,但是今野先生坚持己见推捧出了恋月姬先生。他说,艺术创作是个很孤独的过程,但是只要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身边支持自己,就会有努力下去的动力,这是很重要的。就算作品一开始不好卖也没关系,只要有支持自己的人存在,作品就有了价值。我问道:“也许有些作者是靠价格来确认自己获得认可的程度不是么?能够卖得出去,不是说明自己得到了认可么?”今野先生笑道:“这样的想法是存在本质性错误的。只要你一心投在自己的作品上,所制作出来的作品必然是好作品,终有一天能遇到自己的伯乐,但是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只关心是否能卖得出去,必然做不出好的作品来。”听他这一席话,我心底顿时燃起了朝艺术创作之路发展的信心来。

我随手翻起那本贝尔玛专辑,正巧看到了今野先生对volks公司老板重田英行的访谈录,我心里一阵激动,看着上面的配图脱口而出“nana和kira!”

他笑:“你倒是很清楚嘛。”

“我家养着几体SD,7月31号为了接伊达政宗还特意去了神户DP。”

“原来如此。”

我正想问他对volks有何看法,他已经说起他对商业人形不是特别有好感,虽然商业人形原本也是人形师创作出来的,但是毕竟商品与艺术品还是存在很大的区别。于是我连忙改了问题,问他是否是去了造型村采访。他说当然,只有深入第一线才能拿到准确而真实的资料。话锋一转,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我,“你知道volks的人形有什么标准么?”我连忙摇头,他笑了起来,“我当时问圆句先生他们制作SD的时候是否有什么标准,结果很意外,圆句先生说有的,就是娃娃的下巴。虽然继volks之后出现了很多厂家,但是只有这个下巴是SD的特征,别人学不去的。”我们顿时笑了起来,“从来没听说过娃娃的标准竟然是下巴,真不可思议。”

之后我们给今野先生看了我们的作品,他给了我们一些中肯的评价和鼓励,这一下午的访谈也就结束了。

离开今野先生的画廊时,我恋恋不舍地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片留念。满足地回想了一下今天地访谈,今野先生的话给了我很多继续创作下去的勇气。人的一生能遇到那么几位影响自己一生的伟人,今野先生对我而言正是这样的存在。特别是他那种不顾主流,专心于实事求是办杂志,不接受任何广告资助,只为传播艺术的态度,非常值得我学习。

从到日本留学起,我就发现日本的人形圈子氛围跟国内非常不同。我那时候还住在东京,经常会去银座人形馆看展览,除了球形关节人形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创作人形,非常有意思。相比之下,国内开始接触球形关节人形是从商业人形开始的,所以相对地商业气息更浓厚一些。虽然现在开始自制人形地人也多了起来,却没能形成很好的文化氛围,因为对这个东西了解的人还是太少,这个圈子还是太小众。我只能期盼十年后,二十年后,中国也经历各种发展沉淀,创造出一个良性的人形文化氛围来。

 

2011年8月12日凌晨

BY:Koji

 

 

注1:创作人形指的是原型自制,一般为粘土及陶瓷材质,相对的是商业人形,比如volks公司的SD等。

 

注2:先生是不分性别的尊称,不要说我搞错性别。先生在日语中就是老师,或者某行业中有资历的人。

 

附图:

清水真理先生这次展会的图,出于《夜想》官方网站:http://www.yaso-peyotl.com/


评论

热度(93)

  1. airkakamoKreuz 转载了此图片
  2. chenyi454856315Kreuz 转载了此图片
  3. caиdчKreuz 转载了此图片
  4. 小米Kreuz 转载了此图片
  5. 愛豬如命、Kreuz 转载了此图片
  6. 舞人格.Kreuz 转载了此图片
  7. Hate You.Kreuz 转载了此图片